1
文章内容
·小 巷
作者:李洪冰 来源:原创 人气:734 评论:0 推荐等级:★★★ 录入者:本 站 创建时间:2014/10/20
关键字:

小巷总是在僻远幽静的地方最好,寂寞的横陈着,冷冷的,无言无语,小巷的尽头便是繁华,车马喧喧,脚步匆匆。

    原来卖洗浴用品的如今已摆设着千层瓶,叮叮当当的自行车修理铺不见了,汽车美容的泡沫水横流。小巷老了,空空荡荡,那些曾在土坯墙疯长的狗尾草,那些从矮而塌陷的院里探出细枝的老杏树也不见了,青黑色的水泥墙高耸直立如刀削壁,冰冷刺骨不留情。时而见一两老妪,穿着肥厚的棉衣坐在门口的马扎上,诉说着谁家孩子又出息了,考上了说不出什么名堂的大学。暖阳一厢情愿地扑到水泥墙壁上,一下子被冻僵了,尴尬地泛着黄白的光,矮土墙和那些相偎的老汉一起在晒,土墙暖烘烘的,那些闲散的人,吸长管烟,小啜一壶酒,日子滋滋润润在这里停顿了,今天和昨天差不多,明天又可能是今天的粘贴,他们照常聚拢在那,眯着眼,低着头,佝着腰,冬天的阳光大大方方地抚在他们的背上。

小巷空了,站在这头,一眼就看见巷子尽头的车行。多少年,又有多少人曾在这巷子一头张望:浑浊的、焦急的、欣喜的、忐忑的目光穿透这条小巷;多少人走了,又有多少人走进这条小巷。清澈的、悠然的、沮丧的、彷徨的眼神,迎来又送往。

小巷随着老了,斑驳的墙,塌败的院落,依然穿着20年前服饰的老人。没有了敲着梆子卖豆腐的担子,没有了拉着风箱火星四溅的打铁匠。北风肆虐,几片干枯的叶子、塑料袋忽儿在地上追逐,倏忽越过房顶,忽儿又贴上颓墙,叽叽啦啦中,偶有一两位缩着脖,抄着手的衰老背影,瑟瑟发抖的北风,让你看得更加寒凉。

时间都去哪儿了呢?小巷里储存着长不大的记忆。铁青的水泥瓷砖间还有个别的土墙在,稀零的狗尾草、牵牛花恣意疯长,枝干黝黑的杏子枝依然伸出墙头,粉红的微笑还是那迷人的古典范儿,挑逗而又坦然。阳光是一面不老的铜镜,每天都是新打的洗脸水,清澈又让人放心。

小巷老了吗?她只是在孕育新的生命。无声的小巷啊,沉睡中有苏醒,枯萎里有新生。有凋零就会有新的绽放,有衰老就会有健硕的生成。小巷里有你拐不过去的弯,小巷里有的故事你看不懂;走进过小巷里的人,今后又走出了小巷。走不出的,是对小巷不停地张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