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文章内容
·又见梧桐花开
作者:孙广益 来源:原创 人气:852 评论:0 推荐等级:★★★ 录入者:本 站 创建时间:2015/4/14
关键字:

今天是周一,每周学校升旗的日子,我吃罢早饭冒着蒙蒙春雨,急匆匆赶往我办公的地方,刚到三楼平台,我就被窗外蒙蒙细雨中那一串串淡紫色吸引住了,时光也仿佛回到了我的初中时代。

我是19839月上的初中,当时还不满12岁,全村五年级毕业40余人,只有我一个人考上了当时的长清十一中,其他大部分到了离家一公里远的大刘中学,对于从未出过“远门”的我来讲,到离家6公里的学校上学,又没有认识的同学,还得住校,星期六才能回家,当时的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、格外难熬。雪上加霜的是学校在初一下学期按上学期的成绩分了快慢班,我们年级一共两班,由于多种原因,不只是因为成绩,我不幸分到了慢班,也就是五级一班,从此我的初中生活变得更加黑暗。

 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初期,当时的学校和现在没法比,我们这一级学校目标很明确快班是升学班,慢班毕业就好(当时这种做法也颇有争议,以后没有再这样分过)。两个班、两套师资,经验丰富、工作认真的老师教快班,年龄大的、业务一般的老师教我们班,回想那两年上的最多的是自习课,班主任老师原话 “我们这样的班级,学校根本不指望我们升学,你们能学点就学点,能正常毕业就行了”。

当时的心情真是差到极点,因为我从小立志考大学,可现实太残酷,按老师说的最多也就初中毕业,反差太大,对于十二三岁的我来讲,实在受不了,于是开始自暴自弃,旷课成了我的常态,反正给老师说一声就行,没人细问请假的原因,当时几个和我类似的同学,都选择了排解苦恼的方法---爬山!初中三年,学校后面小山我们爬了上百次,前山、后山、山顶、山腰各种情形了然于胸,闭着眼也能绕开石头摸上山顶,玩起来时间也真快,转眼混到初三。

 我永远也忘不了史钢城老师,19859月,史老师长清师范毕业教我们语文,工作非常认真,对我们关爱有加,从不把我们当慢班学生看,经常鼓励我们好好学习,(当时还分来个数学老师王茂香老师也非常好)。初三了,我们年龄也大了,懂点事了,当时初一初二几乎没写过作文,偶尔写过一篇老师也不批阅,但令人意外的是,进入初三的第一篇作文,史老师不但全部批阅,还专门拿我的作文当成范文,在两个班亲自朗读,评析,这对我的震撼很大:难道我的作文写的真不错?值92.5分?难道我的学习还有希望?

 对于当时的文章,至今还记得个大概,题目是“梧桐花”,文中我描写了梧桐花的颜色,它的普通,它的谦虚,不与百花争春,它的淡淡的甜甜的暗香,它铃铛的样子,它的不低垂,它的昂扬向上,一簇簇,一枝枝,不是一朵花的展示,而是集体的傲放,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”,当时借物咏志,也有对学校分班这一错误做法的鞭挞和嘲讽。

自从史老师把我的作文当成范文读了以后,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,不再迷惘、不再彷徨,不在颓废,重新变回阳光少年,由于落下功课太多,白天在老师的帮助下,我如饥似渴的学习,晚上,夜深人静时,我再单独恶补初一初二欠下的学习账,回想起来,初三一年,尤其是春节后的下学期,几乎天天学习到深夜2点,付出总有回报,学校预选,我夺得当年应届毕业生第一名的好成绩,当年中考作为我校唯一报考一中的学生顺利升入心目中的高中学府---长清一中,三年后顺利考上大学。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间我从事教育工作也已经24年,当时对学校的不理解,对老师不重视的愤怒等,都随着时间渐渐消失,但留在心底的那份对老师,尤其是史老师、王老师的感激之情却像陈年老酒,越陈越浓、越陈越香。他们不正是梧桐花一样的老师吗?不与百花争春,只有淡淡清香,就像陆游写的梅花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”;不靠近、不接触没法体会它的香甜;一丛丛一簇簇,昂扬向上,不争不抢,融入集体,展示的是集体的形象,集体的力量,给学生以正能量;梧桐树,枝大叶大,树下是人们乘凉的好地方;梧桐木很常见,长得很快,属速生林木,虽不能像紫檀、红木一样名声在外,但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木材,已经融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,真还离不开它,我也要做这样的老师。

 一路走来,耳濡目染,像我的恩师(我的恩师很多像小学阶段的魏丙钧老师,高中的梁继增老师、魏鲁杰老师、王凌波老师、刘国玉老师、张淦生老师、刘其敦老师、秦兆国老师、赵文平老师,大学的丛金铭老师、吴兆龙老师等等,他们都是德才兼备、德艺双馨的大师级老师)一样,我努力做的就是这样的老师。我们学校很多老师也都是这样做的,爱岗敬业,不计名利;默默奉献,拼搏奋进;以校为家,爱生如子;不安于现状,勇于探索实践;不墨守陈规,大胆进行课堂改革,他们才是我们学校的中流砥柱,他们才是学校跨越式发展的排头兵!

又见梧桐花开满枝头,梧桐花,我心中的圣花!